想你的科情怀

付生的奥利安娜。


窗外除了云层什么都看不到,有些遗憾。

父亲出门在外,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百般无聊想去书房用阅读打发时间身体却是在路过客厅的落地镜前驻足。视线停留在着镜中的自己,浑身上下的金属质感,芭蕾舞裙裙摆的金色齿轮突刺显得锋利异常。垂下双眸开始凝视自己的双手,从拇指开始尝试一节一节弯曲,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做到。再次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但是,看起来还是那副样子,“只是金属”的样子。嘴角带出一丝苦笑,刚刚似乎了解了他人口中所说的名为“难过”的情感。歪了歪头,转而踮起脚尖脊背挺的笔直,略微垂首双手落放齿轮裙摆两侧摆了一个芭蕾的起始姿势。芭蕾是让自己感受平静的最好选择。脖颈优雅的微微向上像是天鹅高傲的宣誓,脚尖轻点旋转跳跃,没有音乐,只是自己随心所欲的跳着。又是一个转身,双手环抱身体倾腰向后仰躺,却是因为发条的弦条有些跟不上动作一顿导致重心不稳眼看便要摔倒。有些害怕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一次不算太小的冲击,却又感觉有东西托住了自己的腰,借着对方的力气身体返回到原本的直立状态。有些惊喜的睁开眼睛落入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球体,准确的说… “魔偶!”惊喜的叫出声张开双臂将球拥在怀里旋转一圈,莞尔一笑转而在魔偶头顶垂眸落下一吻。“We are as one.”